“妈,我在北京挺好的” | 新声报到

妈妈的目光或许让人窒息也可能让人想珍惜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式去应对异地母亲的期待。《和母亲通话》拍摄了数位在北京漂泊的年轻人与妈妈...

约会软件上的社交实验:我能找到渴望的亲密关系吗? | 新声报到

本片《亲密漂流》是导演作为北漂单身女青年的约会软件体验实录。 如果把城市比作一片海域,其中的个体就像一艘艘漂流的小船。成为越来越...

考公的年轻人:我选择工作在「体制内」

过去我们常被父母叮嘱考公务员,如今年轻人却自己抢起“铁饭碗”。据统计,今年的国考报名人数突破202万人,其中最热岗位竞争激烈到两万...

【箭厂预告】县 城 记

北上广是中国的幻象,县城才是中国的底色。 县城,作为中国的基本行政单元,常住人口累计达2.7亿,贡献了全国近2/5的GDP总量。...

【箭厂预告】离 江 去

《离江去》是箭厂的长片计划之一,讲述了“长江十年禁捕”计划下,渔民缴船上岸后的去向与命运。其方案获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优选提案,以及...

【箭厂 X FIRST】“你为什么想拍电影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

“你为什么要拍电影?”“你为什么要支持他们拍电影?”2年后的夏天,厂长再次来到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 记录幕后花絮。如果2019...

【新声报到】一对情侣的车内纪录实验

这是一场关于一个空间、两个人、一台设备的纪录实验。导演和制片人即为车里存在的男女朋友,用车前放置的GoPro真实记录下车里的日常对...

“如果男人都像爱豆这样,谁来保家卫国?” |答忌者问

从国家严禁粉丝集资打投,文艺界批评“娘炮”艺人,到整治饭圈文化的清朗行动,偶像行业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。而行业里的练习生们现在怎...

在妇产科男医生眼里,女性患者的身体意味着什么? | 答忌者问

看到妇产科医生是名男性,你会感到羞耻或者让家人回避吗? 在医生已被高度职业化的今天,妇产科男医生仍然受困于性别身份。他们会被问起,...

“你是无性人吗?”

没有胡子,没有喉结,没有性欲,无法生育,这些都是贴在卡尔曼氏综合征患者身上的醒目标签。丧失第二性征的他们,从小就要承受来自同龄人的...

辞职做全职爸爸,妻子给我发工资 | 答忌者问

被女人养的男人是可耻的吗?当越来越多女性走入职场并表现卓越,传统的家庭分工还是天经地义吗?而那些辞职做全职爸爸的男人是所谓的“软饭...

【箭厂预告】向那些“不正常”的男人发问

没有什么不可说。 5集纪实采访节目《答忌者问》第一季,直面社会偏见,搜集关于“不正常”的男人的匿名问题,向全职爸爸 | 卡尔...

初中辍学以后,我报名了电竞“劝退”营

成功劝退九成网瘾少年,让成都一家电竞训练营火上热搜,但15岁的燐仔在妈妈的支持下,是冲着实现职业电竞梦去的。金发、纹身、初中辍学、...

在职业生涯巅峰,我被确诊为鼻咽癌

入选美国极限飞盘联盟(AUDL),是飞飞的高光时刻。AUDL是飞盘界的NBA,目前只有五六位亚洲人入选过。但在仅仅2年后,飞飞便不...

错失世界金牌的跆拳道女孩:0.8公斤让我做了五年噩梦

小夏9岁开始学跆拳道,一路进入解放军队、国家青年队、国家队,乃至拿下世界冠军。但六年前的韩国军运会,却是她“最大的挫败”:因为赛前...

凉山里的00后足球少年:我用打工钱修了2座足球场

在凉山,同龄人辍学后基本两个选择:在家结婚,或者外出打工。但19岁的拉马“不务正业”——选择足球。拉马花了9万块钱在村子买地修建足...

【箭厂预告】“年轻人为什么要拍电影?”我们从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回来了

“年轻人为什么要拍电影?”2年后的夏天,我们再次来到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 ,向夜以继日拍摄的青年创作者发问,问群众演员,问酒店...

加载更多